日本印象之:螺狮壳里做道场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螺蛳壳里做道场”是护法家乡的一句俗语。指的是在狭窄简陋处做成复杂的场面和事情,引申为两层含义:一是在小处做出大场面,表示精明、能干;二是指做事遇到约束、局限,铺排不开,无法施展手脚。形象生动,言简意赅。这里的“壳”不念“qiao”而发“ke”音。

在日本匆匆几天,脑子里想到的最多的就是这句俗语。也深刻体验到了日本的危机意识和不断向外扩张的潜在需要。

因为时间有限,护法只去了名古屋和东京;第一感觉是这两个城市真的跟上海很像。从机场的结构,街道的布局,到闪烁的霓虹灯,甚至高架桥两边民宅的阳台窗户上的万国旗飘飘。一路上到处都是汉字标识,虽然在远涉重洋的传输过程中有点走样,但大体的意思还是看得懂的。

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是位于日本第一大淡水湖琵琶湖的五星级度假酒店。 这个酒店是会员制的,想要入住首先要缴入会费大约6到7 万美金,然后才能预订房间。 既然是度假酒店,护法自然而然的按照百度百科的定义,以为是有良好的户内户外休闲娱乐场所。于是放下行李就去考察了。

酒店里很热闹,拖家携口的度假者们济济一堂。想想这么贵的地方仍然这么受欢迎,想必一定很有特色。兴致勃勃地走出酒店大门想先探探户外的场地。谁知道除了一个网球场以外,其他的空地竟然都是停车场。一不留神,走出了酒店的大门,直接扎进了农田。农民的房子看上去很漂亮。



只好掉转头往回走,在酒店里转了一圈,发现唯一的户外娱乐场所是位于这个凹字形酒店凹槽里的一个不大的游泳池。

大人小孩都在里面游泳,下午六点以后游泳池就关闭了。在这个昂贵的度假酒店,晚饭后的儿童娱乐活动居然都是在酒店内的会议室或者走廊里进行的,这是我落地日本6 小时候第一次感到空间上的压抑。

回到房间后,仔细观察了一下,明白了这家酒店虽然没有多少户外场地,却仍然冠名五星级酒店的原因。那就是房间面积非常宽敞。

这套房间还带一个榻榻米的套间。 后来护法才知道,这房间虽然很宽敞,可是日本人却不会去浪费空间的。在这里度假的日本家庭通常都是一大家子挤在一套房间里, 单单那个榻榻米房间里就能睡4-6 人呢。参加培训的日本公司员工也是好几个人共用一套。 从经济实力上来说,他们完全能承担分开住的价格,因此护法个人觉得这是一种长期受到地域面积辖制而形成的一种习惯。

因此护法又想到了在日本观察到的另一个现象,与大地的亲近。不知道是受到中国初唐时代的影响,还是受制于生存空间,日本人的生活重心比较低矮。 家居生活以传统的榻榻米为活动中心,大多数时候在与距离地板最接近的地方活动,经常干脆就是在直接坐卧于榻榻米吃饭,喝酒聊天。

这种低矮的特征也体现在了日本人的洗澡方式上了。 由于地少,日本家庭的住房面积普遍很拥挤,因此日本家庭的洗澡间也大都十分紧凑,加上安装了集排风、干燥和采暖于一身的吊顶后,房子就更矮一些,尽管日本人个头普遍都比较矮小,这样的空间仍然是束手束脚的,于是日本人很聪明地发明了坐在小板凳上洗澡的方式。这样洗澡的时候就不会左碰一下墙,右撞一下头了。 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潮流,即便是在五星的度假酒店宽敞的洗澡间里仍然会放着小板凳和小木盆,并且很体贴地在很靠近地面的位置额外安装了一个水龙头,方便浴客坐着放水。 这样的设计既节约了空间,又减少了压抑感。当然对于人高马大的西方人来说仍然是个挑战。

在日本,因为地小人多,城市和建筑设计师就有了用武之地了。护法以为日本的空间设计是世界上就有效的国家之一。 公共设施几乎都是按照日本人平均身体的长宽高定制的,都是刚刚好够用,没有浪费的。电梯是其中一个例子。

在东京,护法第一次看到了双层自行车停车场。

东京的轨道交通更是充分利用了空间,上中下多层空间,新罗棋布,如果以上海北京建地铁的成本来估算,这样的一个系统的造价应该是天价了吧。(下图只是东京地铁的一小部分)

尽管如此,再高明的设计师仍然会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好在日本毕竟是个富裕的民族,有的是钱,因此从质量上能大大弥补一下空间上的缺陷,而其中护法认为最为登峰造极的,也是护法认为在螺狮壳里把道场做得最到位 的当属日本厕所的设计了。

护法以为,日本的厕所, 无论是家庭厕所,还是公共厕所,恐怕是世界上最最强大的厕所了。大多数人认为上厕所就是坐下办公,抹抹完事;对于习惯了宽敞空间的人们来说可能意识不到,舒舒服服地完成这些动作需要多少空间才不会头顶到厕所门,屁屁蹭到厕所墙。 在日本有限的生存空间里,每个家庭大多只有一个厕所,基本上都是小小的一间,只有放一个马桶的空间。

想要有效的完成办公后的任务是有一定困难的。于是护法恍然大悟了一个过去一直困扰的问题, 就是为什么日本人会发明那种多功能可调节的高科技免抹免痔马桶。

这种马桶很贵的,至少是在1500美金以上的,还要外加安装费。不过装了这种马桶,的确能更有效地空间。

这样的马桶在日本非常普及,不但是家庭使用,酒店使用,更为甚者是大多数的公共厕所都使用。可见日本是非常富裕的国家。

护法在日本之友短短的几天,一路上走马观花,只是蜻蜓点水地留下了些许印象。  在旅行过程中遇到的日本人都非常友好,有文化,有教养,乐于助人;社会秩序非常和谐,社会稳定,让护法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真善美;

因为地方小,日本人的危机感很强,民族意识也很强。举一个例子,一个外国人想当日本人,加入大和民族比较容易,只要住三年就可以(只是有一个条件比较苛刻,就是如果你的姓氏在日本没有的话,就必须改一个日本人的姓,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岛国狭隘的心态。)如果不想当日本人又想在日本住,也就是想拿所谓的绿卡就需要住满十年。这点与很多移民国家是相反的。

但是有一点护法却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也体会到了,进而也领悟到了,  那就是走到哪里都能感觉到的高度发达的日本经济,感觉到那种有着太多的钱却没有地方花的说不出道不明的憋屈;想象一下连一场不算大的核灾难都无处躲避、却又富得冒油的一群狼,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那些地大物博,拥有丰富资源的肥羊们呢?

11 comments on “日本印象之:螺狮壳里做道场

  1. 最后一句分析及其到位,话说25年前刚开放的时候,东芝与我父母的公司——中国某数一数二的微电子国企合作的时候,来的日本人上来就一句感慨:“你们中国好大啊,我们日本太小了……”在场的中国人都想,难怪当年……

  2. “这是一种长期受到地域面积辖制而形成的一种习惯。” — 有趣!想到同样寸土寸金的香港了。香港移民出了名的热爱大房子和大屋子,想和护法探讨下,为什么他们没有“一种长期受到地域面积辖制而形成的习惯”?

    • 首先,护法认为日本和香港是苹果和梨的区别,根本没有可比性。 如果一定要比较的话,那么答案很简单,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寸土寸金跟北京上海的寸土寸金是没什么区别的,靠着地大物博的大中国,香港怎么会受到地理面积上的辖制呢?

      再者过去一百年香港是英国长期受到地域面积辖制而形成的产物,很多香港人都误以为自己是英国的延伸地,所以护法认为香港人就更不会有受地域辖制的感觉了。

      正是香港让日本看到了希望,让日本误以为他们也可以步英国人的后尘。

      • 不幸的是,很多香港人没把自己当中国人(85后年轻一代除外,恭喜洗脑成功!)另一个不幸的是,英国也是个小岛国,伦敦的市政规划设计就是“everything just fits.” 历史上的殖民倾略政策恐怕也是“地域面积辖制而形成的产物”。。。。

      • 英国是个小岛国正我想强调的重点,殖民倾略政策大多是有地域狭小而激发的。日本也是一样的,只是起步太晚了,没赶上当强盗的好时机。但是想当强盗的愿望一直是有的。而香港人,不管是把自己当作中国人也好,当作香港人也好,当作英国人也好,都是被利益驱使的,这个被殖民被奴役了100年的地方,对于什么是国家,什么是民族概念不是很清楚, 因此估计香港人是不会有当强盗去殖民别人的想法。当然这也不能怪香港人。常常我看到新西兰的毛利人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香港人。

  3. 这里还有心态的区别。香港人似乎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螺狮壳里做道场,家里做饭地方太小,所以早茶午茶晚茶都在外面吃。有钱人就买很大房子,高调张扬,还有其他生活方式和习惯,让人觉得有些 over-compensating

    • sherrie说的在理,这里涉及到中国文化里面的“面子”问题。里子怎么样没关系,面子一定要冠冕堂皇。亚洲文化相通却也有差异,日本也有“面子”文化,但好像更多的是针对外族人(外国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